Token 说话的模式下,如何实现包含所有治理因子的更优社区治理方案?

0 Comment

Token 说话的模式下,如何实现包含所有治理因子的更优社区治理方案?

原文标题:《治理的思考:Token与DAO》原文作者:Typto,DAOSquareDAO 是 Web3 时代社区应有的样子,所以下面的内容不再强调 DAO,均称为社区。我有一个心愿,希望可以构建一个真正的社区,我也将用一生为之努力。但具体而言社区应该是什么样子,以及我们如何实现?这是一个相对宏大的课题,今天我想聊聊治理权。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对于社区而言,什么样的治理才是更完美的,我们用什么来代表我们的治理权,以及如何量化它,如何获取它,如何使用它。如果我们仅仅只是用 Token 作为并行使我们在社区的治理权,那么我们永远无法构建一个可持续的、健康的社区,我们也永远无法构建一个有凝聚力和活力的社区,反之,它将沦为一个仅剩下聊币的“群”。群不是社区。目前,代表我们在某个项目或者社区治理权的代表物总体分为两类:Token 和 Share。Aragon 和 DAOhaus 分别为这两种类型提供了典型的框架。Token 意味着只要你持有 Token,你自然成为社区成员,并同时拥有了相应比例的治理权 (Aragon 会自动将你添加进 Aragon DAO 的名单)。Share 则是通过集体共识的方式为成员分配代表其治理权的 Share。Token 提供了一个相对开放的市场渠道,因此获取治理权的方式非常快捷。不过,开放的市场也会将这种治理权导向另一面,即更多的 Token 筹码会集中于交易者 (甚至投机者) 手中,而真正的社区共建者/推动者/贡献者的占比永远占少数,社区治理很容易变成以金钱主导的权力游戏。我并不反对 Token 的交易属性,但如何将交易和治理平衡在健康的水平,这是需要我们深思的问题。Share 解决了 Token 交易属性的问题,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为公平和健康的治理权代表物,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。Share 的获取是“组织”授予治理权的过程,这种模式是相对封闭的。在某些应用场景中它可以完美运行,例如以资金管理为核心的 VentureDAO。但如果我们希望构建一个尽可能降低主观因素且相对开放、公平的社区,显然 Share 存在一些阻碍,因为主观永远是片面的,如果一个社区的权益由小部分人的主观意识决定,则存在公平性上的困惑。同时,从某种角度来说,对社区的认同和贡献并不需要现成员的许可。虽然现有的两种方案已经为推进这个时代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然而可以看出,这两种方案均不是完美方案。我们依然处于这个时代的极早期,我们需要继续探索更为优化的方案,优化现有方案所存在的不足,并尝试新的思路。在我看来,社区治理并非管理,而是构建一个人与人链接和交互的机制,以便让参与者更愿意携手同行。而关于治理权,我认为以下两点很重要:社区的治理权不能仅仅由 Token 代表,而应该由多种因子构成,Token 是众多因子之一。认同和贡献无需许可,治理权也不能依赖于主观因素赋予,而应该可以通过一个开放、可量化的机制自主获得。第一点定义了治理权应该由什么代表,它决定了哪些人是真正和你一起同行的人。第二点定义了我们如何获得治理权,它决定了这些同行者如何无障碍地加入你,并与你携手前行。于是我们有了一个想法,构建一个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,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社区通过自主贡献来获得他在社区的权益 (利益和治理权)。这一切都是自运行的。我们看看具体如何实施。社区的目标不同,治理权的代表便不同,一切都需要围绕你的社区目标。例如,你的社区是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协议 (就像 Uniswap),你的目标大概应该是为去中心化世界提供更好的交易体验。那么治理权的代表除了协议 Token 之外,考虑 LP 贡献以及产品贡献 (例如代码贡献) 也是有必要的。因此如果以 Uniswap 为例,其治理权可能至少由以下几种因子组成: Token (UNI) LP Token 产品贡献我们如何将这些治理因子兑换为最终的治理权呢?这便是我刚刚提到的那个“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”,它应该包含了量化标准及兑换通道。请允许我以 DAOSquare 正在开发的无需许可的贡献协议 DKP 为例解释这一过程。DKP 是 DAOSquare Incubator 的一个模块,全称为 “DAO Kontribution Pool” (你可以想象一下魔兽世界里的 DKP)。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将自己对 DAOSquare 的贡献转化为权益。这是一个开放的、无需许可的贡献及兑现场所。在 DKP,业务路径很简单:贡献 -> 收益 -> 治理权贡献是收集治理权因子的地方。对于 DAOSquare 而言,给 OVO Grants 捐赠是一种贡献,Stake $RICE 是一种贡献,当然还有更多社区贡献因子,例如完成 DAOSquare Incubaotor 101 课程、参加社区会议并积极讨论也是一种贡献。在“贡献”部分我们首先需要量化每一个贡献分类,例如 OVO Grants,我们设定了 1:1 的比例,这意味着你向 OVO Grants 捐赠 1 XDAI,你将获得 1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。需要注意的是,不同贡献分类都需要有不同的积分,这样在“收益”和“治理权”的部分你可以获得更好的组合性。需要强调的是,DKP 全部都是链上的,包括积分。收益是将贡献转化为收益的地方 (还记得那句话嘛?让所有参与者受益),收益包括: 参与项目私募/公募的投资机会 (例如 CCO 的份额) 限量版 NFT 品牌周边 (例如我们正在与 MetaFatory 合作推出的潮牌T恤) 活动门票 社区权限当你在“贡献”部分获得了足够的积分,你便可以来到“收益”部分兑换你的某些权益,例如:用 100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加上 300 个 Stake $RICE 的积分兑换某项目 1000 美金的 CCO 份额。治理权是本文的重点。综合来说,无论你是在“贡献”部分参与了 OVO Grants 的捐赠还是在“收益”中兑换了 CCO 的份额,你都是在帮助推进 DAOSquare 的发展。因此治理权会收集所有“贡献”和“收益”部分的行为,将这些因子打包成代表了不同治理权重的治理权 NFT。当然,这里还会考虑一个特殊的因子,即你的贡献总记录。举个例子,你向 OVO Grants 捐赠了 100 XDAI 获得了 100 个 OVO Grants 的积分,但是你在“收益”部分用它兑换了一份某项目的 CCO 份额,积分消耗了,但不能因为你的积分被消耗而抹掉你对 DAOSquare 做过贡献这一事实。如何打包贡献因子来获得治理权 NFT 呢?举一个最简单的假设,一张代表了 1000 个投票权的治理权 NFT 需要抵押 1000 $RICE 加上 5000 个 CCO 份额的参与历史记录再加上 500 个 OVO Grants 积分再加上 100 个社区会议积分再加上……(后面还有多少因子取决于你的社区需要将多少因子纳入进来)。另外,我们可以看出,在 DAOSquare 社区,其他贡献因子和持有 $RICE 同等重要,不过$RICE 永远是一切的前提条件,任何在“收益”或者“治理权”部分提供的权益,均需要持有 $RICE (需质押)。正如我在 DAOSquare 创世之初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,DAOSquare 需要三种主要角色,传教士、雇佣兵、商人。只有平衡这三者,才能实现社区驱动,推进 DAOSquare 的发展,而好的 Token 设计则是社区驱动的“灵丹”。前段时间当我把这些思考告诉 DAOhaus 的 Dekan 时,他给我分享了 James Young 曾经在一篇名为《Curation Economies》的文章中提到过的 Chuck E. Cheese (美国家喻户晓的儿童游戏世界) 的例子,在 Chuck E. Cheese: 你可以用钱购买 Token 然后你可以用 Token 玩儿游戏 然后你可以在游戏中赚钱各种票 然后你可以用赚来的票兑换奖品游戏改变人生,社区治理就应该是 THE BEST FUN YOU CAN HAVE! 

 在 2020 年的一次 DAO 浪潮中,我身边很多人开始进入 DAO 世界,有些人启动了他们的 DAO,有些人积极参与了到不同的 DAO。但是我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,大部分人都在不同程度的埋怨声中离去。其中有两种埋怨声最为普遍: 完全搞不懂 DAO 到底能干什么 DAO 工具太难用了对于第一种埋怨而言,我觉得问题出在两个方面:第一是我们对 DAO 还没有足够了解的时候便开始了,这很容易造成困惑。第二是因为我们盲目地启动了一个 DAO。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目标,DAO 也一样。你到底要干什么很关键,而不是兴奋地在 DAOhaus 创建一个 DAO,然后完全不知道用它干什么。工具没有办法为你指明前进的方向,工具只能帮助你更好地抵达彼岸。想清楚,再行动。而第二种埋怨,我必须承认,目前的 DAO 工具的确不好用,尤其是对于那些非技术熟手而言。这也是我希望努力的方向,让参与 DAO 更简单、更有趣,让 DAO 走进更多人的生活,就像 Chuck E. Cheese 一样。我希望 DAOSquare 不仅可以帮助这个时代的创新者,同时也能够为推进这个时代的发展而努力。DKP 正是我们为此而努力的一次实践。目前你们看到的 DKP 仅仅是第一阶段的构建,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功能有待于我们逐步开发和交付,例如 Discord bot、社区红包、Homeland 等等,同时,我们也将通过我们的 API 实现更好的组合行,将更多可作为贡献因子的模块接入 DKP (例如 POAP、游戏等)。未来,我们会将 DKP 开放给所有社区和项目方,为他们提供更为有趣的社区治理方案。不过我必须承认,目前我们构建的机制依然不算完美,但我们在向前迈步。从另一方面而言,无论是否是 DKP,在不远的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更优的社区治理方案替代现有以 Token 说话的模式,我坚信这一趋势。说到未来趋势我总是非常兴奋,尤其是正在这个时代崛起的“社区”,我曾在《meTokens 孵化报告一》中写过一段话:我们正在迎接一个属于个体价值的最好时代。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机械的劳作,拥抱更具活力的社区,去实现个体价值的构建。未来,以社区为主要场景的个体间的协作将变得越来越流行。同时,更多伟大创新也将在个体和社区中产生。这是社会性结构的演变。正如 Web2 浪潮初期的那句流行语:Youth explore Databases, find friends in forums.已经被这个时代的人更新为:Youth explore Ethereum, find friends in DAOs. 你准备好迎接这个时代了嘛?如果还没有,请:TO BE YOUNG AND ONLINE始终保持年轻,始终探索于人之前,你将收获来自未来的回报!